当前位置: 首页 >> 阀门类型

台湾印刷品外销减弱现象分析

2021-08-18 来源:延安机械信息网

台湾印刷品外销减弱现象分析

TIGAX04台北国际印刷机材展举办之际,承蒙香港印刷界前辈贤达光临指导,而承蒙《香港印刷资源》月刊出版人李志明先生希望我就台湾极早就已使用先进数位制版印刷设备,但为何每年外销出口比例仍然偏低的情况,探讨当中原委。这是一个比较难以启齿的问题,当一个人用手指别人不对之时,除那根食指之外,余下的三根指头都是指向自己的不是。台湾发展印刷品外销不是没有机会,也不是没有努力过,但台湾印刷业的经营者心态,相信是构成外销积弱的主因,但大家都只顾当食指向外指,很少想到其下的三根指头,所以话讲真了不只得罪人,也会得罪自己人,但人若不对历史不加以反省,就无法为日後进步之师,因此执笔撰文为这现象作一分析。

政府让纸业以内销贴补外销政策

这是—个很确实而且长远的歧视政策,台湾造纸业在自二战之後经营情况—般,只能做非涂布纸、单光纸及马粪黄卡纸等生意,粉纸则多数向日本进口。1949年国民政府迁台之後本地进口商的生意亦由上海商取代而已,粉纸仍然百分之百进口,在1950午代末,永丰余纸业发展涂布粉纸生产技术,在1960年初向政府申请维护本国产业,并要求调整进口关税到至30%,以上,过不久,更改为禁止进口,从此台湾只有二等粉纸,而价格更比国际纸价高出60%,长期垄断台湾市场,不仅价格高,而且粉纸的质素亦不如理想。相同情况亦发生於非涂布纸科上,台湾内的非涂布纸贵於国外市场50%左右。直到2004年因加入WTO的压力下,才把所有纸张关税降到0%。

在1970年代印制出口卡片、海报,需要严选优质纸张;(把没有斑点瑕疵的用於放在正式印刷,有瑕疵的则拿作校版之用,剩下来的则用作内销。)印刷业在1975年之后,也有—阵子外销美国、夏威夷及南太平洋各岛,当时印刷界想和纸业界谈外销纸价,因为当时台湾每吨粉纸价格约为1600美元,和与世界A+粉纸相当,但台湾外销粉纸在国际评级中,则只可以B级以下的售价出售,约只得980美元,其中空间足够印刷业发展外销动力和利润,但与虎谋皮何其难也,印刷业就像住在水坝边,却得不到充足水喝一样。时至今日,纸价降下来了,印刷业界也鲜少有人动外销的念头,但2004年第二季之後:大量国外粉纸涌入台湾市场,情况由27-28%上升到33%,相信纸业界一定又在为如何制订反倾销税而烦脑了。

早期台湾法令对版权漠视

相对於先进国家及地区如日本、香港、新加坡,早期台湾政府法令有保护弱势学生倾向,可以自由翻印国外教科书、翻译国外书刊,因此外国大出版商宁在香港设立分支机构,进行印刷品采购,也不敢到台湾下单订购,这个原因是台湾只能做小型外销,做不了大型印件的主因,现在情况完全改变了,台湾已是非常注重版权的市场了。

外印内销的惨境

世界上所有关税的原理,是成品关税高、原料关税低,以保护本土生产加工业,但台湾主管书籍刊物进口的单位,订下10%关税,有利知识进口;纸张却订下高达54%实质税率,用台湾的纸,免关税在香港印,利润比在台湾印大30%左右;因此出版商外印内销书刊,抢走本地生意,现在纸张零关税总税扯平!

政府的意识形态

海峡两岸自1949年分治后,一直处於敌对状态中,所涉及思想及意识形态的新闻检查,永远列入首要考虑,不能有任何亲共语言,在印地图上行任何不符政策的印刷品—律不准印刷,更不准出口,因此极度干扰国外某部份书籍、杂志印刷,连外蒙也要列入版图才可印刷出口,有一年国泰航空在台湾印刷机上杂志,因杂志内有中国百货公司广告而成品不准出口。另外色情方面有任何裸露的女性图片,也在禁止之列。加上国外人士进出及国外领使馆对来台湾客户签证,或文件签证部十分不便,因而很受国外买家抱怨,不确定因素太多,形成某个部份印刷品出口不易,加上台湾政府对印刷品外销鼓励协助十分有限,不如香港、新加坡及韩国的租税及利息优惠。

经营者眼光不足

印刷业由从业人员到经营者,普遍都是从基层做起,好处是对工作有深入熟悉,但对市场及外销业务的生产方式、引进方面的知识则十分贫乏。这种说法相信令很多经营者很不服,他们在引进最新印刷设备所花的经费可不少,买进最好最先进设备,从数名员工到数十名、数百名员工的在工厂,他们绝对值得尊敬和肯定;反过来说今天落在只有国内市场、大家相互以低价流血竞争也是—个固不争的事实,何以致此?也就是本节想阐述的要因,他们把过去成功经验,—直复制下来,以产能、效率、价格争取更新更大的市场,在景气好的时候,可以持续不断的发展成长,和设备供应商维持长久而稳定的伙伴关系,在业务方面,掌管最重要、最大宗业务的主管,对眼前市场已自顾不暇,去开发最初不稳定价格竞争更大的国外市场,投下大笔风险花费及引进有外语沟通能力的人才,在外销拓展上,很显然不能符合他们所认知的经济效益,只有少量由贸易商引介进来的小批量外销业务。但印刷品是定货生产商品,各地区的纸张尺寸、品种及色彩、文字和影像需求,形成相当特定的品味及生产需求,想介入国外市场只要逐步探讨每—个市场的需求特性,才能因应生产,因此十分繁复,而且失败白勺例子很多,贸易商最後都不胜其烦退出这个市场,所以外销业务无以继居多。在1990年代初,香港承印德国书籍,就买全套德文环境DTP桌上电脑硬件和软件,不管平日用不用,在德国之外只有他们能承接这个市场,为做几章书模切、立体伸展书,香港、新加坡都有专门工厂、生产线因应,长年下来,其他不熟悉的厂家以正常模切手工做下来,—估价,光是装订费一项已经比有生产线报的总价更高了!遑论制版、印刷纸张费用,这种外销专业分工市场及经营模式,稳固了香港在印刷外销市场上的优势。台湾的印刷经营者对引进最新、最好的昂贵设备,所造成的利基差很有兴趣,但对未来市场发展则鲜少考量,大家拼命把勺子加大,但这锅粥也只有这么多,很少去考量再去找别锅粥,甚至可以填饱肚子的米饭。其实在面对市场挑战及科技、技术应用的自我竞争,往往可以保留下来更大的市场利基,像网路合版印刷,提供少量、快速可用(不是最佳)的印刷方式,席卷不少短版业务,也使得一般印刷业竞争更加恶化,但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市场定则都未曾改变的。

语文和经贸能力不足

在外销生意方面,台湾多数印刷公司吃亏在没有宏观的市场概念,及缺乏培养外国语文能力的人才,中华彩色早期开发外销市场,候或华、陈懋功诸位先生,他们外文能力助益很大,因为只懂印刷做不了外国生意,只懂贸易往往不懂印刷的行内话,所以既要有印刷背景又要有经贸及外语能力,实在不容易,早期外国出版商在香港设立办事处,雇用本地人员办事,基本上把一些主要困难解了,剩下只是通关及外汇手续。台湾早期有秋雨、汉光及兴台三家印刷公司,赴美国设立生产及业务据点,尔後开展不易,现在只剩下我所的服务兴台彩色印刷公司,在美国设有十五年的据点,这十五年来生产方式剧烈变化及美国经济起伏;也是要用心维系,否则在他人地盘上开门做生意也不容易的。我在1970年代和法国人做印刷生意,本身英文能力十分有限,对方也是法文夹著少量英语,沟通可说十分艰难,幸好赶时间;不出大差错对方也接受了,每年也做了业务量15%左右的直接外销业务。

内需印刷品长期需求成长无外销意念

自1955年至1995年这四十年间,台湾印刷品需求几乎年年成长,或只是小幅2-3%下降,然後大幅上升,自1985年至1988年,台湾用纸量几乎加倍,所以印刷公司集中在内需市场、或是外销产品包装印刷品,不会太在意印刷品本身外销,除了笔记本、便条纸有几十年外销成长外,定货生产印刷品外销恐怕在3-5%左右,香港印刷工业是第二大产业,也是雇用员工最多产业,相形之下台湾印刷工产值只占全体工业产值1%左右,现在更降到0.7%上下,“传统产业”这个名词,使印刷业在租税、用人用地方面得不到好处,很多租税减免轮不到、很多高科技园区进不去,现在高科技产业不能拿来供应很多民生需求,政府才又重现这些在经贸发展战役上,曾出过血汗的“传统行业”,但印刷业本身努力情况也是必须再加把劲,对未来更有挑战性市场的开创。

结语

香港的前店後厂和珠三内连结,台湾不止没有这个条件,有的是文攻武吓的对应,但台湾本身印刷及周边设备及自有材料生产体系也是香港所没有的,至少在东、西左右市场逢源上,香港是努力过拥有过的,也得到发展上相当的助益。台湾印刷行业未来发展何去何从,是需要智慧和力行去打破市场僵局的,本文若有得罪同业先进之处,尚乞海涵。(作者:陈政雄)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友情链接